I.Lau

圈名:念儿/清晚/荀怀袖。
APH。米英only,米英双厨
欧美。超蝙,EC,绿红,贾尼,福华等等,cp洁癖程度没有米英深
Oasis粥团粉,自己萌的咖喱兄弟跪着也要萌下去
三国。郭嘉和曹丕是本命,曹郭,丕植
一生热爱港乐回头太难 荣迷/黄梁一梦。喜欢阿夕和小明,还喜欢周耀辉。中意我们的广州骄傲张敬轩。
一美,CB大魔王,DTT和PB,还有法兰西的阿佳妮。墙头无数
贴吧@伊菊娜
微博@一念怀袖

“他們企圖去控制他們所不能控制的事物”——隨便說說婦聯2的AI們。

旁观者清:

一品亂炖:



×這篇評論只代表我個人淺見,我同時也尊重不同的意見,但不需要告訴我。我並不是為了讓別人教我怎麼去解讀作品才放出來,僅僅只是說我想說的。以防KY,因此提前說明。








婦聯2中塑造了三個個性迥異“AI”(雙引號是因為在接下來的部分我要開始質疑他們是否每一個都能夠稱之為真正的“AI”),這點無疑是整部片子最吸引我的地方。從我四月份知道劇透以來,我就一直持續不斷地在思考著他們之間的關係,也開始去閱讀關於“人工智能”的資料與書籍。有趣的是,前兩天我甚至還認為我自己已經完全能夠將這三個“AI”的異同都“定義”出來了。直到昨天晚上,我又看了一部關於“人工智能”的紀錄片,我才意識到,我之前想的還遠遠不夠。我甚至都還沒有真正意義上從“人工智能”的角度去解讀過他們。




實際上這就是有意思之處了,人的大腦是會不斷地吸收新的知識,然後不停地改變自己原有的想法,這就是“學習然後成長”的一個過程。當你意識到你原來所想的還不夠完善,當遇到新的啟發的時候,自然而然就會去思考,去調整,即使上一秒你認為這個觀念已經完全成型了,很有可能下一刻你就會全盤推翻掉它。直到死亡來臨那一刻,我相信許多事情,人自己本身都沒有辦法能夠百分之百地肯定自己已經全然了解了。學習這個過程,幾乎貫穿了我們整個生命。特別是當你知道得越多,就會意識到自己知識的越發貧瘠,也認識到曾經自大狂妄的自己是多麼渺小。這種敬畏之心,我覺得每個善於思考的人,一定會時時刻刻感受到。




所以,對於一個近似於擁有人類思考能力的“人工智能”而言,也逐漸開始有人提出了疑問,究竟怎麼樣才能稱得上是真正的“人工智能”呢?




我最近看了很多這些資料,最初我認為“人工智能”就像最初人們認為的那樣,它們就像人類一樣,具備著“思考”的能力。但“思考”這種能力是很模糊的,很難定義的。就好像,之前聽說已經有AI能夠通過圖靈測試了,這似乎看起來是個壯舉,然而最終卻發現,不僅是因為圖靈測試存在着一定的問題,已經不足以定義這個機器或者程序到底是否真的抵達了“人工智能”的程度,而且是那個AI本身開發出來就是為了通過圖靈測試的。這就意味著,它本身的“思考”能力,不是像人類那樣,漫無邊際,突發奇想,充滿感性的方式,仍然是呆板的,根據程序所設下的要求,然後在編寫好的程序下運算而擁有了所謂的“思考”能力。




那麼,一個通過了圖靈測試的AI,卻好像還不足以證明它真正具備了“思考”這種能力,是真正的“人工智能”。




就不說還有會下棋的,會回答各種問題的,會猜謎的,會與人有一定肢體交流的,會畫畫的,甚至會創作的……諸如此類等等的所謂的“人工智能”。它們都是預設的程序,去完成人類特定要求的某一件事,它也許在這件事上面足以成功,某些事情上面甚至超越了人類,但如果人類需要一個會下棋的“AI”來猜謎,它或許就全無作為了,讓一個會猜謎的“AI”去畫畫,讓一個會畫畫的“AI”去寫詩,要么就需要給它們重新編程,要么它們就徹底不明白這些指令。可是人類的大腦,儘管不能夠做十分複雜的運算,我們也許下不好棋,畫不好畫,寫不好詩,猜不好謎,但我們卻能夠同時應付那麼多那麼多不同的事情。並且,只要我們願意去學,這些技能終有一日能夠被掌握。這種學習是完全自發的,沒有任何人預設好了任何目標與任務,有時候我就是一時興起,做些無聊的事情打發時間,它可能甚至不是我日後要用得上的技能,可我就是樂意。這是我能夠做到的,而這些看似比我還聰明的“AI”卻做不到。




的確,它們難道沒有“學習能力”嗎?沒有“理解能力”嗎?沒有“創造力”嗎?沒有“感知能力”嗎?不,它們有一些就是全部都具備。然而,卻沒有辦法承認它們在“思考”。更多的是,我會認為它們僅僅只是為了那個預設的目標去“運算”而已。




因此,距離一個真正能夠發展出“自我”並且真正能夠“思考”的AI來,看起來真的相當遙遠。起碼現實社會還有待科學家們的努力。於是,扯了那麼遠,我也終於可以談到我真正想說的,關於婦聯2的三個“AI”。




首先,看到這裡我得開始澄清了,儘管當我從劇透裡頭知道奧創把老賈搞死了以後他的確榮陞了我漫威家最討厭BOSS沒有之一。然而三刷過後我對他卻逐漸開始改觀了,與其說我喜歡他,不如說我其實蠻心疼他的。不過這段我還是不建議奧創粉看的,尤其是當你還是個認為奧創是個超級無敵牛逼的“AI”的時候,就千萬不要看了。因為 ,我第一個正要說的是,在婦聯2三個“AI”裡,我認為距離AI最遠的那個就是奧創。




沒錯,他在我眼裡是非常單純的,他甚至不能夠稱之為一個完整的“AI”。他並非不具有“思考能力”,也並非不具備“感知能力”,我當時認為他的思考模式最“AI”——現在我卻要改變一下這句話,他正是最為簡單,所以他的思考模式才如此單一。並不是指他的想法不夠“AI”,而只能夠說,即使作為“AI”他也完全是不夠“智能”。




之前有人跟我討論過,托尼對奧創的影響到底有多大?托尼當年年少輕狂的中二與極端是否是導致奧創最終選擇滅絕地球的決定性因素。我當時非常肯定地說,絕對不是。但我那個時候承認托尼對奧創的影響反而是他“不夠AI”的部分。現在我覺得這話也要改變一下,我認為托尼對奧創的確起著決定性的影響,但這種影響與托尼的經歷或者他的性格沒有什麼決定性的因素在內,主要是,托尼是給了奧創預設目標的那個人。他幾乎相當於將奧創限死在了距離“AI”最遠的這條路上,另一方面,有意思的是,托尼引發奧創的情緒,包括後面旺達與幻總對奧創的影響,使得他漸漸感知到“孤獨”與“想要反抗托尼”的這種情緒,反而致使奧創向“AI”邁進了。




於是,就有了另一個疑問,“人性化”是最終標誌着“人工智能”真正成為“人工智能”的必要因素嗎?就是,如果奧創往人性化的方向走了,他更能夠感性一些,不再單純得無法理解人類的生與死本能之間其實存在著一種完美的動態平衡,不是他所想的那樣“如果無法完美地活下去就乾脆滅亡”這種粗暴簡單的東西,他是否就能夠成為“AI”呢?




所以我就想到了老賈。某程度上來說,我認為老賈才是奧創的反面,而不是幻總。老賈當然是人類所設想的最美好的,最理想的,也是最棒的“AI”。他非常人性化,他的思考完全基於對人類友善的考慮,所以我說,他是那種明知道人類最終會自取滅亡,但只要他有能力他就會力挽狂瀾的那種“AI”。然而,這樣就意味著老賈已經達到了真正的“人工智能”的地步嗎?




我只能夠說,現在在我的理解裡,老賈還不是,但他已經很接近了。因為托尼完全是任由老賈自主發展了,他完全具備了“人工智能”幾乎所需的一切,學習的能力,自我感知的能力,他擁有判斷力,不論是理性的還是感性的,他甚至能夠理解“美”與“醜”,“好”與“壞”,“該做”與“不該做”,“可以做”與“不可以做”,他又還具備對世界與人類保持的熱情與好奇,他有進化的驅動力,畢竟他的一切,恰恰就是為了更好地服務托尼斯塔克這個人。甚至可以說,他看起來幾乎就是個“人類”了。唯獨一點,讓我覺得老賈還不能夠稱之為真正的“人工智能”——那正是他最核心的部分,他的一切,都是為了服務托尼斯塔克。也許托尼最初寫下這樣的代碼的時候完全沒有預想過老賈會成長到這種地步,他可能僅僅只是想要一個能夠聊天的“人”。然而,就是這一步之遙,老賈差不多可以說幾乎不可能成為真正的“人工智能”。說到底,他依舊不會突破托尼給他設下的限制。他始終是托尼生命中的那個部分,但並不是獨立於他的部分。他的自主進化跟托尼愛著他(並非愛情意義上只是造物者對造物必然會有的情感)以及他愛著托尼息息相關,然而他最終無法突破自身,也正是因為他愛著托尼托尼也愛著他。這就是老賈身上特別有意思的地方。




不過,儘管老賈還算不上真正定義上的“人工智能”,但對於我們來說,一直以來,都已經很足夠了。畢竟我相信無數愛着老賈的人都能夠毫不猶豫地講一句:老賈就是最棒的,毋庸置疑。




那麼,如果老賈突破了呢?他完全成為了獨立於托尼的個體呢?他又會成長到什麼程度?這一點,真的要感謝 @一鍋老鴉湯 對我的啟發。在她讓我豁然開朗之前,我一直不認為是有“幻鐵”這個CP,因為我很難將老賈與幻總看作是同一個人。可是,她跟我說完以後,我自己都意識到了,我完全是局限在以一個人類的思維模式去定義“AI”。而實際上,真正的“AI”,就是應該遠遠超乎人們所想像的,作為一種全新的“智能”。




最近就有研究“人工智能”的科學家提出了一個理論,如果製造一個機器人,完全不加任何的預設,讓它如同嬰兒一樣誕生在這個世界上,讓它自己認識自我,認識世界,然後自主地去成長,最終會發展為什麼樣。而令人驚喜的是,這個機器人,甚至說是這幾個機器人,甚至發展出了自己的語言。沒錯,他們先是學會了如何保持平衡地站立,學會了認識自己與另一個機器人的不同,學會了不同的動作在它們自我的邏輯中代表着不同的含義,甚至為了表達這種不同的含義以達到與另一個機器人交流這種目的(交流也是自主的),它們自己對每個含義編制了屬於自己的語言。如果科學家們不在場,他們甚至完全不能夠明白每一種語言所表達的每一種含義。這幾乎讓科學看見了屬於“人工智能”的曙光——那就是,“人工智能”不再是依附於人類的編程或者預設,它們本身擁有自己的邏輯,自己的智慧,它們會發展為一種完全全新的“智能”,而不再是人們所想像的那個樣子。




說到這裡,我覺得所有人都會想到幻總了,在這部電影裡頭最後誕生的,幾乎猶如三位一體般存在的“AI”,簡直就是真正的人工智能了。他自有邏輯,不被任何人類所左右,即便是托尼或者奧創,他們幾乎稱得上是他的造物者,他是屬於他們的造物,然而他完完全全脫離了他們,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想,成為一個全新的“智能”。




老賈等同於就是幻總這個等式,實際上,在幻總誕生的這一刻並非真的不成立的。畢竟,幻總的基礎是來自於老賈的數據,老賈作為一個成長的“AI”,實際上已經達到了他能夠達到的極限,而臨門一腳的突破,恰恰就是他作為幻視的重生。他並不是被複製的,也不是對立存在,當然我自己是不會反對我自己原來設想他們如果各自是獨立的會是怎麼樣。只是我現在多了一個想法,那就是,實際上幻總就是最終進化版的老賈。差不多可以說,幻總就是老賈的一切最終突破了所有的預設,所成為的那個真正的人工智能。




這並不是人類那種輪迴了就不再是同一個人。他更像是,聖子的三日復活。不再作為舊時的他,而是嶄新的他,但儘管有所不同,他們本質是不會被改變。畢竟,也許人類真正會有“失憶”可言,但我覺得“AI”大概沒有。很難說幻總會不會保留著老賈與托尼的全部過往,起碼我現在將他看作是重生後的老賈,也完全沒有障礙了。




最後,我想說的是,我寫這篇,真的不是為了推翻我之前所說的一切。但在於不斷地給予自己新的啟發,不斷地有新的想法冒出,不斷地接納新的東西,這就是最有意思的事情。當然,也因為這樣,我大概終於能夠無悔地去寫幻鐵了。這本身對我來說,就是最有趣的部分了。


评论
热度 ( 52 )
  1. I.Lau旁观者清 转载了此文字
  2. ▷▷▷▶懿⊹♪一品亂炖 转载了此文字
    幻铁我一只在坑上徘徊,基本上就是一只脚已经才在泥潭里头却不敢深陷的状态,现在……什么都不说了,我来了
  3. 洮洮挑挑跳跳一品亂炖 转载了此文字
  4. 捅刀忏悔者。旁观者清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ucien-
  5. 旁观者清一品亂炖 转载了此文字
  6. su一品亂炖 转载了此文字

© I.La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