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au

圈名:念儿/清晚/荀怀袖。
APH。米英only,米英双厨
欧美。超蝙,EC,绿红,贾尼,福华等等,cp洁癖程度没有米英深
Oasis粥团粉,自己萌的咖喱兄弟跪着也要萌下去
三国。郭嘉和曹丕是本命,曹郭,丕植
一生热爱港乐回头太难 荣迷/黄梁一梦。喜欢阿夕和小明,还喜欢周耀辉。中意我们的广州骄傲张敬轩。
一美,CB大魔王,DTT和PB,还有法兰西的阿佳妮。墙头无数
贴吧@伊菊娜
微博@一念怀袖

【米英】Still into you (1)

人设米英.OOC注意!
另外罗莎作为亚瑟的妹妹存在。


阿尔弗雷德初次遇见亚瑟柯克兰是在学校的图书馆,他有一头沙金色的发,更为吸引人的是祖母绿的双眸,深邃的瞳孔映出一段段看上去高深莫测的句子——这虽然是猜的,但别问阿尔弗雷德是怎么猜的,那本书名看上去就足够令人头疼了。他的身边还坐着一位同样发色、眸色的少女,相似的模样和气质很自然的联想到两人的关系。

作为在异国留学的一名美国青年,阿尔弗雷德有些一种与众不同的勇气和热情,很难说这与大部分美国人有何不同,但当你接近他、与他相处时,这种感受便会淋漓尽致的体现出来。那天也不例外,他很友善的向前打了个招呼,却被对方用严厉的眼神示意他不要在图书馆说话。在英国待了两年,阿尔弗雷德早就习惯英国人刻板传统的教条——当然,他并没有否认,这次他是对的。

于是他无趣的别过目光,又被书架上一本科幻小说吸引了注意力。

不过,他从未打消过认识这位先生的念头。感情真是奇妙又奇怪的东西,要是问缘由,恐怕阿尔弗雷德也只会半开玩笑的解释,说是那对与众不同的眉毛。

他不确定这是否是他们家族共有的标志,但他很庆幸坐在旁边的小淑女看上去同他哥哥一样精致漂亮,眉毛却相当的正常。

这又是一个疑团了。有谁能解释缘分这种东西呢?总之这令阿尔弗雷德平生来对一个陌生人有如此大的兴趣。

他乐于交友的个性在这件事上起到了作用,他有意或无意的知道了关于那位先生的事情,然而,多数朋友都认为他是对那位年龄相仿的小姐,也就是罗莎柯克兰起了兴趣。

同时他渐渐摸清了亚瑟来图书馆的日期,大多数时候都是固定的,学习使他看上去很忙碌,即使这样也不减对妹妹的关心,这令阿尔弗雷德产生了一种谈得上是羡慕的复杂感情。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阿尔弗雷德对此心知肚明。世界上还有人会比自己更了解自己吗?或许有,那着实令人产生两种极端的情绪。无非是恐慌,惊讶自己的阴暗面也展露给了对方,如同身无寸缕的站在对方面前。但是,也有人会很享受,对此感到感动,也有些自负的翘起尾巴来——瞧,我值得让另一个人来琢磨清楚自己。打个不那么恰当的比喻,就像弗朗西斯一样,这位法国人对自己的裸奔行为总是沾沾自喜的。

说到弗朗西斯,这位朋友似乎立下了大功。反正他自己是这么对阿尔弗雷德说的,脸上还带着暧昧的笑容。

阿尔弗雷德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个功劳指的是什么。

当亚瑟柯克兰站在他面前时,完全是出乎意料且毫无预兆的。他才发现原来自己比对方要稍微高一点,这使他有勇气再把腰板挺直些。

绅士的目光在他身上游走了一圈,但这是礼貌、极有分寸的眼神,丝毫不带任何一丝冒犯的意味。

亚瑟正笑着,弧度并不大,分明还带着一点牵强,他的眸中透出一种难以言喻的伤感。

但他很友好的伸出了手,“你好,我是亚瑟·柯克兰。是罗茜的哥哥。”

阿尔弗雷德下意识的握住了手,恍惚间并没有认真听对方的话,以致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傻,却难得的可爱极了。

“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当然你也可以叫我英雄。”

亚瑟偏了偏头,半带玩笑似的叹了声气,“英雄?你们美国人都乐于这么介绍自己?我可不敢保证我妹妹会不会喜欢,umm…由于一些家族的原因,罗茜从小到大就比同龄人早熟些。”

“…抱歉?你刚才在说什么?”时间仿佛停滞了几秒,阿尔弗雷德牵动了一下唇角,他听到自己略带低哑的声音响起,“我并不认识柯克兰小姐。”

亚瑟的脸上微笑凝固了,一瞬间浮起十分奇怪的表情,甚至还能称得上有几分可笑——如果阿尔弗雷德现在还有这个心情的话。他皱了皱粗眉毛,眸中闪烁着依稀分明的疑惑。

他张了张口,却是怔了几秒才想起来要说话。“…那个叫弗朗西斯的男生——噢抱歉,或许我记错了什么。”

后面的事情被阿尔弗雷德打岔过去了,气氛变得尴尬起来,两人都显得浑身不自在,于是寻了个理由便匆匆告别。

阿尔弗雷德从未想过他们第一次的正式交谈会是这个局面,也第一次的同亚瑟离别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一个繁忙的学期总是过的飞快的,谁敢保证生活会一帆风顺?借酒消愁不过是个老套的理由,弗朗西斯这么说道。

阿尔弗雷德并不是头回来酒吧,但当同伴和女士眉来眼去时,他却发现自己丝毫提不起任何调情的兴趣。

他百般无聊的把玩着酒杯,熟悉又陌生的一股味道从旁边袭来。

他转身,蔚蓝的海洋撞上了一片翠绿的森林。

“…嗨。”阿尔弗雷德回过神来,扬了扬嘴角,挥手打了个招呼。

“好久不见,琼斯先生。”亚瑟的脸颊泛着不正常的殷红,身上的酒味不言而喻的揭示了原因。

“叫我阿尔弗雷德。”他不满的嚷嚷着。

对面的人嗯了一声,接下来是一阵约莫有半分钟的沉默,阿尔弗雷德决定打起精神来令气氛不那么尴尬,他指了指自己手中的酒杯,“猜猜这是什么?”

亚瑟朝他手指的方向望去,“Well,血腥玛丽?”

“Bingo!”阿尔弗雷德笑了起来,这比起刚才略带勉强的笑意要真切的多,“你要听听——umm,玛丽一世女王的事吗?”

“伙计,你在打算给一个英国人讲述英国历史。”亚瑟抬了抬眉,扬起自己的酒杯和对方干杯。“并且这个英国人的历史一点也称不上糟糕。”

“别小看我,我是历史系的。”阿尔弗雷德不满的嚷嚷出声。

这一次亚瑟的双眸盛载了着实的惊讶,“的确是看不出来。我是说——我原本认为你会读数学之类的科目,你看上去更适合理科。”

“没有什么事情是英雄做不到的,我对历史的热爱将会超越你的想象。”

“噢?不得不说,我很乐意去赞赏和认同这一点,尤其在你是美国人的前提下。”

“hey,hey.我觉得你应该抛弃那些传统的偏见,好好看着我。”阿尔弗雷德抛下手里的杯子,转过身望向亚瑟。

“嗯,我正看着你呢。”

过于暗黄的光线似乎使视力暂时的下降了,他下意识的凑近了些,亚瑟的确在看着他的双眸,眼神认真却含着微醺的柔和。

仿佛鬼迷心窍,下一秒,他就如愿以偿的碰上了对方的唇。阿尔弗雷德略带生涩的舔舐着,细细的吮吸着唇瓣,本能的撬开贝齿,灵活的舌头在里面横冲直撞。

等到这个吻结束,阿尔弗雷德小口小口喘着气,亚瑟摸了摸自己的唇,微微渗了一些血,他装作叹了口气,“The first?”

他说这话有种奇怪的感觉,太不舒服了。阿尔弗雷德皱起眉,他站起身做了个手势,毫无怯意的这么说道。“嘿——是又怎样?你想来个真正意义上的The first?”

对面的人沉默了几秒钟,借着酒意,像个孩子般的站起来,“你怎么知道你就一定在、在上面?”语落,他勾起了唇角,不同于第一次正式见面,这才是真正有笑意的弧度

阿尔弗雷德却从未想到过如此严厉又一丝不苟的人(当然,经历了今晚,某种意义上,阿尔弗也发现了他可不是什么严厉又一丝不苟的人。),他的笑容原来也可以像和煦的暖阳一样灿烂,透过树缝散落一地还闪着灿金色的光辉。
“英雄是不会输给你的,”

TBC

大家如果觉得进展太快了下章就写别的,不然就炖肉……怎么样呢(๑°3°๑)

评论 ( 1 )
热度 ( 7 )

© I.La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