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au

圈名:念儿/清晚/荀怀袖。
APH。米英only,米英双厨
欧美。超蝙,EC,绿红,贾尼,福华等等,cp洁癖程度没有米英深
Oasis粥团粉,自己萌的咖喱兄弟跪着也要萌下去
三国。郭嘉和曹丕是本命,曹郭,丕植
一生热爱港乐回头太难 荣迷/黄梁一梦。喜欢阿夕和小明,还喜欢周耀辉。中意我们的广州骄傲张敬轩。
一美,CB大魔王,DTT和PB,还有法兰西的阿佳妮。墙头无数
贴吧@伊菊娜
微博@一念怀袖

要飛感情之時間軸

楚嶼不是個慘綠青年:

碼一個 表白


無處可吐:



    根據《我係何式凝,今年五十五歲》第一章《我的男友是同志》整理。




 




        雖然名爲要飛的感情時間線但一方面爲了完整,另一方面尊重原作者,我會把重要有價值的事件一起整理——也許這會讓這篇看起來像是第一章的概括。書中有些故事是插敘,這裏按時間先後編排。如果見到有雙引號的,表示是書中原句。




 




        何式凝老師簡稱凝,要飛依書中稱輝,其餘簡稱代稱亦遵照書本。




 




——————————————這是正文的分割線————————————




 




1983




凝與輝相識於突破,初始即受到突破中壓力。




 




1985




突破黃山行。輝與令三名女子較親密,凝吃醋,二人西湖邊相談,坦誠,訂盟。




旅行後數月,輝與M(三名女子中一位)歐洲遊三星期。“每個人都知道我們是親密愛侶,要是我和你一起去歐洲,好像表示我很快就會跟你結婚。要我承擔這責任,太快也太沉重。我只是跟一個對我來說,負荷沒那麼大的朋友一起去歐洲。”




輝與M爲突破電臺搭檔。




 




1987(推測)




凝提出與輝共同主持電臺節目,被突破拒絕,理由爲“我們不想看見你、M和輝的關係搞得一團糟,總有一個人得走開”。凝投訴未果決意離開突破返回港大深造,輝保持緘默,致信予凝後離開,出走歐洲。




Anthony向凝出櫃(他在凝退出突破後仍與她保持聯繫)。凝詢問Anthony輝是否同志,答案爲不確定但有可能。




 




1989




輝離開一年八個月後返回,與凝重修舊好。




輝想填詞,凝便將其介紹給Anthony。輝交出《愛在瘟疫蔓延時》。凝與Anthony疑惑輝的選擇(一方面寫出《愛在》,另一方面又與凝繼續)。




五月,輝去英國。氣氛動盪,凝考慮與家人移民美加,詢問輝的意向。




某事發生。




凝幫輝母讀信,內容關於輝的辭職。




七月,輝回到香港,解釋一切,同時向凝出櫃,透漏他將與男友K移民離開香港,並說:“我知道我不能盡得所有。如果我選擇了他,我並不會真的很快樂,因爲我會掛念你。但如果我選擇了你,我也不會快樂,因爲我會失去他。如果我可以選擇,我希望生命裡同時擁有你和他,我不想失去你。”




幾個月後輝離開,去到位於歐洲的B城。




 




1990




凝成為輝香港填詞工作代理人。




輝表述“無法適應B城的生活,希望回來香港”。




夏天,輝回香港,任報館編輯,兼顧填詞事業。




輝有空時去到凝位於港大的宿舍幫助凝的碩士論文,有時夜宿。(特別申明什麼都沒發生)




凝由於被認爲與男友同居被逐出港大宿舍(港大那時似乎仍有教會背景)。遷居太古城,與輝同居(分房間)。K雖分開但仍時常致電輝,凝與輝同居一年半仍遵守嚴格的接觸條例。




 




1993




凝得到獎學金去倫敦讀博,輝決意與仍住在B城的K移居A城。二人仍經常通電話。




 




1993 - ?




凝常以朋友身份拜訪K(年長商人)在A城的房子。K對凝有意見,輝難得維護。




輝決定離開K,去倫敦,卻臨時放棄,“他還是沒法離開他”,此後一段時間不接凝電話。




輝留在A城,拿到當地護照。




輝認識年輕外籍男子J,與K分手。




輝時常在學術方面給予凝幫助。




 




1996




凝博士答辯,輝至倫敦陪同。




凝返回香港。




輝於A城獨居,未與J同居。




 




1997




回歸前夜,凝與朋友Dorthe閒逛,於蘭桂坊酒吧遇到輝與J(專程回香港見證)但被無視(相當難堪地)。




幾月緘默後輝致電,二人和好(一如既往)。




插曲:輝任凝電臺節目嘉賓,凝兄call-in,詢問輝的想法(是否計劃對凝負責)。輝事後不高興。




 




1998




12月,凝作子宮切除手術(爲治療子宮肌瘤)。輝飛回香港,輝母追問他與凝的感情,輝向母親出櫃。




 




1999




凝與Louis(已婚商人)相識,發展關係。




 




2001




凝至哈佛當訪問學人。輝、J、Louis均恰在波士頓,四人見面,飯局。J質問Louis關於他與凝的關係。




輝於家中跌倒需進行手術,J於手術時間需論文答辯。凝赴A城照顧輝。




 




2003




凝與輝巴黎遊,相識二十週年紀念。




 




2007




輝母親壽宴,凝出席(與之前的許多年一樣擔當兒媳的角色),輝與J亦同時出席(J不曾出席)。輝相當於在壽宴上向整個親戚圈出櫃。凝感到自己是多餘的,提前離席,輝相送,一路無話。




 




2007 – 今




“漸漸地,我發覺雖然我們仍可以坐下來飲一杯咖啡,但他絕對不會願意和我吃一頓飯,於是我就明白到‘不如不見’可能是更適合我們的方式。”




 




——————————————結束的分割線——————————————




        




        有一個第一章中但不在上面的,是要飛寫了一封信給他父親希望能見一面得到解釋但是被拒絕。




 




        這裏附上原書作者自序中的一段,凝致信輝詢問是否需要用假名,輝如此回覆:“這是你的故事,你想怎樣寫,我不會干預,況且我出書的時候,提及你,用你的名字,但又沒有問過你,那是我實在是太自大或高傲了!感謝你會諮詢我的意見,這次我更不會在你寫給我的信之後加上一個回覆,記得多年前我要求在你的博士論文的結尾加上一個我的註腳,當時我真是很天真!希望你的出版進行順利!”




 




 




 




 




——————————————又一條分割線——————————————




 




        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地方再和我說(也歡迎捉蟲啊)。




 




        有空的話接下來大概會整理(和八卦)一下要飛的兩任(有所發展的)男友(“他要到某地方去‘迷失’”)。


评论
热度 ( 14 )
  1. 正版清荷I.Lau 转载了此文字
  2. I.Lau楚嶼不是個慘綠青年 转载了此文字
  3. 楚嶼不是個慘綠青年Stack 转载了此文字
    碼一個 表白

© I.La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