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撑不住了

同样是等待,被宣判等待死亡和等待预产期就是这么不一样。
最坏的事情不是只能有一个坏结果,而是事情有新的转机时,安全度过了却突然被告知这一回真的没救了。
我的奶奶,住院两个多月了,一个月前动完手术并且尚算成功。半个月前我去看她,已经能下床走路了,长辈甚至在商量出院以后的事宜。一周前却突然抢救,进了icu,无奈我一直暇于考试,到现在为止甚至没有去看过她。
昨天我妈还说,她恢复意识了,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今天回家就被告知日子所剩无几了。而明天,所有人都一起去看她,兴许是最后一面了——而我,我还要考试,去他妈的期末考。陪我完整有过至今为此十六年的生命中的这个人,我甚至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和她道别。
牢骚到此结束。我一直不是迷信的人,但在此刻,我总是愿意去迷信的。希望爷爷奶奶在天国团聚要过得开心,几十年后我们一家人又团聚了。在那之前,我也会有自己的拼搏,属于自己的人生,习惯生命中从此没有你。但我一定要去相信,我们终有一日会再见的——不这么想,我会崩溃的。
除了这次,可能在丧礼上还要再哭一次,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哭一次。我不是习惯自己沉浸在悲伤里的人,何况我已经经历过一次,又为此做了四五年的心理准备。

评论
热度 ( 2 )

© 人可不可以吻烟花 | Powered by LOFTER